列车,列车

2019-09-17 09:34:59 李强

摘要:

陌生又熟悉。令人着迷。说的是坐火车,不是长途,短途而已——差不多两个小时,当你依稀觉得有些枯燥有些疲倦的时候,到站了。

陌生是指,你不知道车厢的里的同行人来自哪里,要到哪里去,你,不知道他们的年龄、职业、性格、脾气,临座的也只是礼貌性地看几眼,装作漫不经心地打量一番,仅此而已。正是这样的陌生,让人觉得有一股莫名的安全感在心头充盈着。这时候,你就陷在熙熙攘攘的车厢里吧,若无其事地从背包里掏出一本书,心无旁骛地翻看起来。反正谁也不认识谁,不必客套,不必担忧冷场的尴尬,更不必苦恼听喋喋不休的人说个没完,你小鸡啄米似的频频点头。

熟悉是指,你太了解乘车的流程——先左顾右盼,对号入座,再将水杯或零食置于小桌之上,这期间完全可以忽略周围人松散且慵懒的目光。不用猜你也知道,列车停站,百无聊赖的人自然会盯着刚上车的你或他或她木然地看,看几眼这个,看几眼那个,是消遣,亦是本能。等你在自己的位置上坐定,耳边的声音自然是再熟悉不过了——小孩子无缘由的哭闹声,相伴同行人的谈笑声,生意人颐指气使的打电话声,不用耳机,直接外放的电视剧声,推小车卖零食水果的列车售货员的极具地方特色的吆喝声……不绝于耳。

还有就是气味了,熟悉的车厢气味。里面混杂着方便面味、苹果味、橘子味、汗水味、香水味,以及各种你不知道的味,这混合起来的浓厚的味道大约用十分钟你便会完全接受,直至忽略。看书累了,抬起头看一眼窗外,流动的风景是熟悉而陌生的。庄稼早已不是上次看到的模样,玉米已有一米多高,吐穗了。建筑物却还是老样子,连它身上的广告牌都没有换。嘿,列车进站了,是不知名的小站,水泥做的牌子上写着站名,黑色字体,始终未变,看着亲切。我变了。记得二十年前刚从学校毕业,还是个孩子,坐在火车上思绪万千,猜想着下一站会遇见谁,纠结着要不要起身上个厕所,想象着列车的终点站,铁轨的尽头是什么样子。感觉一切都是新鲜的,充满了无尽的诱惑。现在心里却没有了太多的好奇,身上也没有了可爱的生涩。倒也从容了许多,在飞驰的列车上,在喧闹的车厢里是自己舒服的状态。

这是谁改变的?变和不变之间有什么秘密?熟悉和陌生究竟是什么关系?我不知道。也不太想知道。但痴迷其中。像个孤独的小孩坐在田埂上,望着原野,被大人轻轻抚摸头和后背。列车驶过城市和田野,陌生的依然陌生,熟悉的依然熟悉。列车,啊,列车。(供稿:雨山)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