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鉴读】秋风一过,无喜无愁

2019-09-18 11:36:13 李强

摘要:

看到老树的一幅画,画的是秋日的山间。画中,远山只占一角,近处的山路弯弯,路边有三三两两的柿树,树上的柿叶落了,稀疏的枝上挂着一个个黄了红了的柿子。山路空无人迹,空中一只孤雁飞过。画面简净,与秋日的意蕴很相称,简单的构图,有秋日的空与满,也有挂在柿树上的喜与愁。画的下面题了几句话:“空山绝人迹,柿子挂枝头。秋风一过耳,无喜亦无愁。”

老树的画,一直喜欢看。喜欢他画中“秋风一过耳,无喜亦无愁”的态度,也喜欢他的画所留给我的喜与愁。有时候,我看画时所生出的喜与愁,仿佛与老树的画是不相干的,也有时,是老树的一笔一画,或是一言一语,带给我些许的喜与愁。这些喜与愁是淡淡的,如老树的笔墨、老树的文字,淡淡的,却又是耐看的。有时候读书,读画,或是读帖,感觉就是这样的奇怪莫名。

秋风一过,亦喜亦愁。周末,和几个朋友相约,一道徒步,走得并不算太远,大家边走边聊。已经是午后,我们沿着河走。河边,秋风阵阵,急走上一阵,身上便出了微微的汗。于是,大家就停下来,躲在树荫里,继续聊着。聊了不长的时间,就有人从树荫下移身出来,背对着太阳。秋风里,身上的微汗渐渐收了,再吹着,竟有些微凉的感觉,就有人移身树荫之外,背对阳光,身上就有了微温的暖意,极舒服。

秋分才过,寒露还没到,不知不觉间,天竟渐渐凉了起来。一个月前还避之唯恐不及的太阳,这时候也是值得依赖和亲近的了。河边的绿地里,桂花香了,荷叶枯了,银杏叶黄了,路边的绿篱、草坪上的青草,有了倦意,再也没有春天时的可爱了。韩愈说:“春风春鸟,秋月秋蝉。”我觉得还应该加上渐行渐远渐绿的春草,那些草,从春到秋,一直绿着,绿得久了,也就疲了累了,在秋天,看到那些草时,我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该愁,也许是亦喜亦愁吧。但喜从何来,愁又从何来呢?草自荣枯,荷自盛衰,对于我们来说,又何必掺杂进自己的喜与愁呢。

秋风起,同学相约从南方、北方来,与我小聚,真是欢喜的事。说是南方、北方,其实相距并不远,都在省内,最远的,也相距不到两百公里的路程,这么近,我们一年却难得聚上一回,此番相约而来,当然高兴。北方江边的同学捞了螃蟹来,虽然此时的螃蟹还不是最好的时候,蟹膏还不丰腴,但把酒持螯,共叙少年时事,也是极快乐的。想起《晋书·毕卓传》中的记载:“卓尝谓人曰:‘得酒满数百斛船,四时甘味置两头,右手持酒杯,左手持蟹螯,拍浮酒船中,便足了一生矣。’”其实,不需要在船上,也不需要四时甘味,在这个秋日里,能与一二知己把酒持螯,便是人生一大快意之事了。何况南方山区的同学,还给我带了一些红茶来,说秋已至,冬将来,红茶暖胃,备一些,总是不错的。那包红茶,该是暖胃暖心的。

同学少年,一场相聚,是难得的缘分。分别经年,在一场秋风里再相聚,荡涤了多少岁月的风尘。可是,相聚也如一阵秋风,匆匆而过间,裹挟了喜与愁,也跨越了喜与愁。

秋风一过,人生应是无喜亦无愁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