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半苟且,一半诗意

2019-09-18 14:46:03 李强

摘要:

我的朋友大刘,经商多年,生意一直做得不错。三年前,他宣布厌倦了都市里的喧嚣,回到老家承包了几十亩地种蔬菜,开始了农夫生涯。此后没过多久,我看他的朋友圈,时常会晒出在田野中绽放的小花,刚刚采摘下来、还带着露水的新鲜蔬菜,还有澄净的蓝天白云,每次看到这些画面,我都感觉他好像生活在“世外桃源”中一样,不由心生羡慕。

有一次,在大刘盛情邀请之下,我们几个朋友如约来到他的农场。我们到达时,大刘正弯着腰在一块菜地里除草,他身穿长袖衬衫,过膝短裤,戴着防晒的墨镜,肩膀上随意地搭着一条白毛巾,裸露在外面的皮肤晒成了古铜色,朴素又自然的打扮,和当地农民几乎没有分别。大刘隆重地欢迎我们的到来,午饭的食材花样不少,随手摘来的蔬菜,在烹调时几乎不用加什么佐料,放一点盐和醋拌一拌,味道就很鲜美,再加上村头小河里刚捞出来的鱼、散养的农家鸡,我们埋头大快朵颐,酒足饭饱之余,纷纷感慨起来,觉得大刘这种远离城市的生活,处处充满了诗意,大刘笑而不答。当天晚上,我们都在农场留宿,准备接着体验农家生活。第二天,天刚蒙蒙亮,我们就被闹钟声吵醒,简单吃过早饭,跟着大李来到地里,这里全部是有机蔬菜,不能喷洒任何农药,我们的任务是手工拔草,大刘则带着工人们忙着给不同的蔬菜浇水、除虫。

毫无劳作经验的我们,在菜地里蹲得时间一久,双腿麻木,眼冒金花,手臂酸痛得抬不起来,忙碌了整整一上午,劳动成果仅仅是除掉了一小块面积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杂草。大刘见状,笑着说,他刚来这里时,也跟我们一样,现在已经完全适应,说话间,他没有停下手中的活儿,动作始终迅猛而有力。我们自愧不如,吃过午饭,集体狼狈逃窜回城,再也不好意思妄谈对田园生活的向往了。曾经读过女作家宋瓷写过一篇关于梅雨季的文章,她说北方人对南方的梅雨季有一种浪漫的想象,因为就连古诗里也这样写:“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读起来多么美的句子,实际因为连绵的雨水太多,雨期又太长,人们走到哪里都是泥巴,处于又脏又湿的环境里,人特别容易烦闷,加上下雨天许多事情不能做,精力无处发泄,人就容易吵架。

不光是人感觉不爽,梅雨季节,就连乡村人家喂养的鸡和狗,日子过得也不舒展,平时四处觅食的鸡们,不得不挤在一块,站在窄窄的屋檐下,发着呆,很无聊。狗也很烦躁,雨天潮湿,不能四处撒欢,虱子又多,浑身上下发痒,怎能不苦闷?也许彼时的鸡和狗颇有些同病相怜吧,它们反而不像平时那样喜欢打架,而是在屋檐下和平共处。这样看来,天天湿哒哒、黏糊糊,洗一件衣服都好几天晒不干的日子,似乎完全没有诗意。其实也不是,因为乡里人常这样抱怨:“该死的雨,还不歇停,下得人身上都长绿苔了。”这样的抱怨,又颇有了一点诗意,让人想起两句古诗:“坐看苍苔色,欲上人衣来。”抱怨完了,该干什么还得继续干去啊,因为生活只有诗意是不够的,还有一地鸡毛需要收拾呢。

我们常常觉得自己的生活充满苟且,而别人的生活充满了诗意。其实,这个世界没有那么多的苟且,当然也没有那么多的诗意,顶多只是一半一半而已。因为,每个人生活的样子,都得自己过出来的。有人在苟且的日子里寻找到了诗意,也有人把本来可以有诗意的日子过成了苟且,没有谁的生活不是阴晴相间,难得的是有人就算脚踩泥巴,也要尽力把生活过得精致愉悦,阴天听雨,晴天赏花,因为许多的小确幸而心怀感动,这才是认真对待生活的样子。(供稿:张军霞)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