享受慢生活

2019-10-09 16:04:39 李强

摘要:

一场病,不大也不算小,一眨眼儿就把我弄进了医院。

白衣的护士、白衣的天使,她们总给我粉粉的微笑。但心灰,那些日子里,天上灰蒙蒙的,有着湿又不湿的云、时断时续的雨。液体,一点点滴着,生命被无情地挥霍着。

害怕吗?没有。失落吗。伤感吗?有,真的有。

我想起了父母,他们曾住过这个病房。在重病的六年里,我日夜守护。特别是最后两年,我几乎每晚四点前没有睡过,早上七点就开始给他们洗脸刷牙、喂饭吃药、擦澡换衣,很多次把他们安排在一个病房,左边一个,右边一个,我坐中间无助地守着。一会儿给憔悴的母亲喂口水,一会儿给痛苦的父亲捶捶背。我看不到一点的光明和希望,也在撕心裂肺的疼痛中送走了父母。经过了就不再害怕。人生就是观景,上了黄山、峨眉,终究还要离开。想通这些就会释然,就会坦然。

于是,我开始和病友谈天说地,甚至在朋友圈发几句感叹。“很多事不能再做,很多事得赶快做。要学会慢生活。读点书,写点字,悠悠然,虽不南山,淡淡然,心里有眼清泉。”或者:“生活每天都是进行时,也是过去式。”还有自认为很哲理的“孤独是生命必须经历的黑暗。你无法逃避更难以战胜。它源于自我,还来自社会。明白这点,就知道不需要那多的名利、金钱、奢侈品,甚至所谓的友情。很多时候,你对别人的关心或专注、会让人痛苦地掉进黑暗。把这些移除吧,让自已安宁些。但孤独和黑难以对抗。我大半生的经验:与之平静相处。”不曾想这些胡言乱语,竟呼啦啦一溜的点赞。住我对门的大嫂留言:“说得真好。”我忙说 :“谢谢大嫂。”谁知竟写成了:“谢谢大媛。”不过“媛”字也好,媛者释义见婵,美人也,倒也合了这嫂子的高雅气度。

半月里想了很多,60岁毕竟不是40岁。怎样适应心理变化、保持神思敏捷、顺应自然生活,心里感受只有自己知道,那也是狂风暴雨、攻城掠地的绞杀啊。但我知道生活中的很多事,真是要要慢下来了。比如,过去我一天写三篇稿子,现在我用三天书一篇文字。过去我以激情澎湃为旗,现在我当沉思着墨为帜。我要捞出人生的精华,或对子孙有益。

人生是个过客。病了就治,饿了就吃,高兴就笑,伤心就泪,这才是率直真实的生活。人生到了这步田地,还是无惧的好。即使终极,也要像迎春花,像红牡丹,像九月菊,最好是婷婷的莲花,即便枝枯叶凋时 ,也要留下一缕清香。

出院这些日子,做饭家务、洗衣除尘,打扫居室,读点好书,听听音乐,写几句文字,还去酷走。我很快乐。散步街头时,忽然觉得一切都真的很美好,姑娘们亮如美轴,老太们也扮如花朵,连老头脸上的皱纹也成了灿烂的秋菊花,连清晨的树叶都成了鸟儿,连墙角的小草也会跳舞……为啥往日就没发现?原来慢下来的生活,并不是让你变得愚钝,而是让你发现更多的风情和乐趣,进入另一番生活,体验另一种境界。

我觉得挺好。今后,我就这样慢慢地想,慢慢地写,慢慢地过好每天的日子,也慢慢优雅地老去……(供稿:茹喜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