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鉴读】秋的味道

2019-11-07 09:09:45 李强

摘要:

傍晚走在回家的路上,行人很多,人们并不像早晨那样行色匆匆,而是把走路当成了一种放松的方式。行至街角,在路边小贩的叫卖声中,他们中的很多人停了下来,买一些东西带回去。  

我也在这块热闹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时,我看到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挑着担子在一棵法国梧桐下停下了,他把挑担稳重地放下,手脚麻利地架起一台黑铁皮制烤炉,转眼间,燃起齐整的木炭条。他拿出了准备好的玉米放到火上烤,玉米是带了叶儿熏的,微火,目的是把叶儿的清香烤进米粒的间隙。去掉焦叶儿的玉米,还刷上了一层食用油,依次撒上盐粒儿、辣椒末儿和孜然粒儿,再去急火上燎烤。烤玉米的老者,十分仔细地烤着玉米,烤玉米那醉人的香氛也开始飘飘袅袅地悠然升起了。  

人群中,对这玉米香味最敏感的当然是孩子们了。他们会拿出平时做游戏的姿势,不约而同地从各个方向朝那热气蒸腾炭火缭绕的中心奔去,估计他们也并不是为了寻找什么实际的内容,只是为了那点新异的热闹。这与他们日常的追逐相同,方向只是表面,耗掉多余的能量才是根本。一旁看护孩子的妇女们断了聊天,或呵斥,或故意地怨骂,总之是要扯起一片既恼怒又愉悦的喧腾来。这既尖刻而又温暖的喧腾,显现出了平凡红尘中宽阔无边的慈祥。  

现在已经是秋天了,一年四季,总好像只对秋的到来不太敏感。看到书上写过:树上的颜色加深了,那是看见的秋;蝉儿的鸣声遥远了,那是听见的秋。总归是秋天了,闻得见的,是那让人几近迷惑的、老玉米粘稠膨胀的香甜,像在唇齿舌尖上萦绕回环一样,丰姿绰约地缭绕升腾起来,自由自在地萦回在简装的人们敞阔的婆娑衣袖和微微飞扬的蓬松鬓发间,连街边明亮的广告旗幡与铁艺阳台花草后面摇荡不定的缤纷衣裳都不放过,一并地袭来。正是这丝般绵密联系的香氛,将季节的交替充满暧昧地联结在一起,一个是去的惆怅,一个是来的倜傥。那气息,仿佛有点憧憬的微醺,又有点若失的迷离,还有一点怀念的缱绻。  

其实,这位烤玉米的老者也仅仅是暮色中的一点。等到路灯亮起,行人稀少时,他就会息了炭火,收了炉架,担起更新的愿望离去。热闹或冷清,都是如此的一瞬,都是如此的平凡,老者嘴上的烟袋,一明一暗,就如同一只在不停游走的流萤。  一缕玉米沁人心脾的馨香,让我感受到了秋的味道。(供稿:朱文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