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不”交响曲

2019-11-08 15:28:01 李强

摘要:

大机段青年职工柳珂珂学徒期间师傅给他评语是“三不”:不笨、不谦虚、不务正业。

实践证明这三句评语都是不准确的。柳珂珂何止是不笨,他是绝顶的聪明,简直没有难住他的事,一点就透,一学就会。大机操作运用那点技术他很快就掌握了,甚至对大型养路机械设备各个部件的结构、材质、维修也都了然于心。师傅用了几年时间从他的师傅那里好不容易学来的东西,本打算从熟悉键钮开始向徒弟一步步地传授,可小柳一付漫不经心的样子,嘴里还不时地打个口哨,师傅怎能不生气。有时故意出些难题想杀杀徒弟的傲气,可这些难题对小柳来说就如同学好了高等数学再作四则运算一样,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往往问一个答三个,令师傅无可奈何。小柳自幼喜好音乐,能熟练地演奏多种乐器。有人吹捧说他带眼儿的就能吹——筛子不算;带弦儿的就会拉——电线杆子不算。他是路局职工业余歌舞团的乐队队长,经常被抽到路局参加各种演出。路局工会下电报抽人,段里也是挡不住的,这怨不得柳珂珂。师傅不满意的是小柳干活的时候还像在乐队似的,嘴里多来米发馊拉稀的瞎唱,边唱边把操作台当鼓敲。这哪像个正经工人的样子?师傅管教他,他不理不睬,依然我行我素,怎不叫人生气。一次师傅找到施工队长告状,可施工队长不当回事,师博急了,柳珂珂这小子吊儿郎当不务正业又傲气十足,我带不了这徒弟,还是另请高明吧。施工队长笑了,这样的徒弟你不要,有你后悔的那一天,今天我把话放这里,信不信由你,说不定什么时候,我们都要沾小柳的光呢。

施工队长的话应验了。柳珂珂出徒不到一年的时间里连续获得了段技术比赛第一名,路局工务系统大型养路机械专业技术比赛第一名。比赛中小柳真是神了,理论考试没什么说的,单说查找车辆故障吧,考官秒表一掐,开始,只见小柳不慌不忙,手中的检点锤在车辆的各个部件上叮叮当当一通敲打,然后像背好了台词一样,逐一报出了各故障的位置、性质,其速度和准确令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有人怀疑是否有考场作弊问题,于是又重新设置了一组故障让小柳再检,结果还是被他又快又准地查出来。考场上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发奖大会上,局长亲自上台为小柳戴花,并指示要抓紧把小柳的经验总结出来在全局推广。

局长的指示把段里的“秀才们'难住了。小柳是个没嘴的葫芦,问他是怎样练出这一手硬功夫的,他也说不出个子午卯酉。采访他师傅,却说了一堆小柳的“三不”。没办法只好跟着小柳“采风”,让他一遍遍地表演。小柳坐在操控台前打开运行器后,一边用手指旋转键钮一边说,你们看,这是重联,这是启动,这是复位,这是运行,明显不同的。这里是这样操作的,这里是另外一种操作的,这里按下去会收缩捣固装置,这里又是清扫装置,也是不一样的。还有,敲这里应该是这样显示,否则就不对了。这样“贴身保镖”地跟了两天,"秀才们"还是一场糊涂理不出个头绪来。最后只好想当然地胡编了一套什么刻苦钻研,虚心好学,细心听,认真看,仔细摸的所谓经验报了上去。段领导不满意,施工队没法推广。局长指示落实不了,上下都很着急。小柳也有压力,在他看来挺容易的事别人就是弄不来。有人说他保守,有经验不外传,他感到很委屈。正为难的时候,施工队来了一名铁道学院毕业的女大学生,名叫王艳艳,施工队长就把总结小柳经验的任务交给了她。小王活泼热情,会唱会跳。她跟小柳一起检车,两个人有说有笑,形影不离,那一见如故的亲热劲儿真叫那些年轻的职工们眼红。更让人惊奇的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小王的技术在关键的项目上几乎达到了小柳的水平。有人说小柳是为了追求小王才把看家的本事教给了人家。

施工队长很高兴,他让小王讲讲小柳业务“棒”的奥秘。王艳艳说,小柳的技术也没什么奥秘,若说简单,几句话就能概括,但若说复杂,有的人恐伯一辈子也达不到他的水平。简单说,小柳有很好的音乐天赋,因为他会演奏多种乐器,受过严格的训练,所以对那些键钮特别敏感,他能够像记乐谱一样熟记下来。而检修机车更对了他的“音乐”口味,击打机车设备部件时,非常细小的差别都能分辨出来,再加上综合知识和实践经验,业务水平自然就高了。施工队长问小王,那你为什么能这么快掌握小柳的检车技术呢?小王说,那是因为我自小学习弹钢琴,也受过严格的训练。噢!原来是这样,人们恍然大悟:小柳这些年是在演奏交响曲哪!(供稿:西杨庄)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