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江歌妈妈:走完5年诉讼之路,仍在等待15年后凶手出狱回国

前半辈子,江秋莲的身份是江歌妈妈。后半辈子,江秋莲的身份还是江歌妈妈。

江秋莲说,自有了江歌后,她便只有一个身份:江歌妈妈。

2016年11月3日,江歌在日本被闺蜜刘暖曦(曾用名:刘鑫)前男友陈世峰杀害,从此母女天人永隔。

5年多的时间,江秋莲去过太多的地方,家中摆放最多的便是法律文书。

而时至今日,江秋莲等到了法院对刘暖曦的宣判,但她仍在等待。15年后凶手陈世峰出狱回国,她将继续自己的诉讼之路。

“如果可以,我只想要我的江歌,我们一起过平凡的生活。”江秋莲说。

辛苦并幸福着的24年

1992年出生于山东青岛的江歌,家境并不富裕。江歌一岁时丧父,家中全靠母亲一人做生意维持生计。

就如江秋莲自己所说,自从江歌出生后,她便只有一个身份,江歌妈妈。

为了供女儿读书,江秋莲批发布料,再做些衣服,每周固定时间赶在集市上卖。后来,她开了超市,早上7点经营至夜里10点才关门。

“她不想江歌过得比别人家孩子差,一直很拼。”亲属说,全家人都心疼母女俩。

“她特别喜欢《火影忍者》,初高中就一直在追,这大概是她读日语的原因吧。”大学时期的好友介绍,江歌高考后离家去威海读专科学校,后来又自考到曲阜读本科。

2015年4月,家里的亲戚都反对江歌出国留学。因为昂贵的留学费和出于人身安全考虑,不少亲戚曾极力劝阻江歌留日。

但江秋莲知道,一旦女儿有了主意,便很难劝住。一心只想过平淡日子的她,在当时卖掉了一套房子,存了20万元银行保证金,支持了江歌去留学。

机场送别那天,看到女儿转身进了安检,江秋莲便哭开了。

来到日本后,江歌总是报喜不报忧,只是偶尔才会跟表哥说,学业很忙,要做市场调研,还在勤工俭学,有时也觉得辛苦。

2016年3月,江歌在研究生入学前回了一次家。当时她还说,自己希望毕业后要在日本找个好工作,多积累些工作经验,就回国好好陪母亲。

而女儿也并没有辜负江秋莲的期望,2016年8月,江歌在她第一次来日本的时候,用打工的钱给她买了昂贵的手表和项链。而在往常,每次江秋莲过生日,江歌总会买些装饰品送给母亲。

最开始做江歌妈妈的24年,江秋莲很辛苦,但是也很幸福。

殒命异国他乡

照片里,24岁的江歌露出牙齿微笑着,她身高165cm,皮肤白皙,脸颊瘦长,戴着黑框眼镜,显得很文静。

2017年3月23日,动画片《火影忍者》终于完结,但江歌没能等来这个大结局。就在四个多月前,江歌在日本的住所遇害身亡,年仅24岁。

意外来得太突然,三个月前才去日本看望女儿的江秋莲万万没想到,她回国才三个月,就彻底失去了女儿。

刘暖曦(曾用名:刘鑫)是江歌在日本留学时的同乡、好友。

案发前两个多月,刘暖曦因男友陈世峰不同意与其分手产生争执而向江歌求助,江歌同意她与自己同住。

2016年11月2日下午3时许,陈世峰找到刘暖曦与江歌同住的公寓,上门纠缠滋扰,刘暖曦向已外出的江歌求助。

江歌提议报警,刘暖曦以合住公寓违反当地法律、不想把事情闹大为由加以劝阻,并请求江歌回来帮助解围。江歌返回公寓将陈世峰劝离。

之后,江歌返回学校上课,陈世峰则继续尾随刘暖曦并向其发送恐吓信息。刘暖曦为摆脱其纠缠求助同事充当男友,陈世峰愤而离开并给刘暖曦发信息,称“我会不顾一切”。

当晚11时许,刘暖曦因感觉害怕,通过微信要求江歌在地铁站等她一同返回公寓。

11月3日0时许,二人汇合后一同步行返回公寓。二人前后进入公寓二楼过道,事先埋伏在楼上的陈世峰携刀冲至二楼,与走在后面的江歌遭遇并发生争执,期间走在前面的刘暖曦打开房门,先行入室并将门锁闭。

陈世峰在公寓门外,手持水果刀捅刺江歌颈部十余刀,随后逃离现场。刘暖曦在屋内两次拨打报警电话。江歌因左颈总动脉损伤失血过多,经抢救无效死亡。

5年诉讼之路

江歌出事后,江秋莲奔波于中日两国。

她文化水平不高,不懂日语,带着在日侨胞们请愿日本方面判处陈世峰死刑。

2017年12月20日,江歌被杀一案开审,日本东京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恐吓罪判处被告人陈世峰有期徒刑20年。2018年1月5号,东京地方法院正式公布陈世峰撤诉消息,此案就此结束,陈世峰被执行20年刑期。

日本法院的审判结束后,江秋莲回到了山东青岛。

但彼时,关于刘暖曦拒绝开门的行为是否合理,曾在网络引发热议。江秋莲也曾隔空喊话刘暖曦,但刘暖曦一直避而不见。

2017年,在媒体的推动下,二人第一次线下见面。但对于刘暖曦的道歉,江秋莲并没有接受。2018年10月,江秋莲宣布以生命权纠纷起诉刘鑫。自那以后,江秋莲的家中多了很多法律文书。

代理律师黄乐平表示,自己第一次跟江秋莲女士见面,是由一名自由撰稿人介绍。

“当时江秋莲女士在舆论场上的人设,说实话我是不愿见的。”黄乐平表示,经过两次见面后,自己发现江秋莲是比较理性的。此后,经过多次见面和研判,黄乐平团队才代理了此案。

接受案件后,取证成为了律师团队的难点。

代理律师李婧表示,此案涉及中日两国,在取证环节存在一定的难度。“日本方面直接给了我们近200页的日文资料”,李婧表示,当时为立案,只能先挑选部分证据翻译后作为立案证据。

“这个案子,都需要经过日本律师向日本法院申请,随后才能走相关程序。”李婧表示,由于证据缺口较大, 需要多次申请相关证据。但当时日本律师表示,按日本法律,很难多次进行证据调取。“很可惜,我们最终都没有获取到刘暖曦当时接受日本警方问话的相关证据”,李婧惋惜道。

2020年2月6日,接收到日本律师的消息,证据调取申请通过。拿到了刘暖曦的报警录音。“当时我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李婧说。

同时,对于网络诽谤,江秋莲也并未手软。

网友谭斌因在微博发布与江歌案有关的文章及漫画,江秋莲曾私信对方要求删除道歉遭拒。后江秋莲以侮辱罪、诽谤罪,将他诉至法院。2020年10月27日,上海二中院判决,被告人谭斌以侮辱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以诽谤罪判处有期徒刑九个月,执行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

2021年4月,24岁的安徽女医学生张某宁因制作、传播侮辱江歌案相关当事人的漫画,被安徽省淮南市田家庵区法院一审判刑一年。

江秋莲表示,目前仍有三起网络诽谤相关案件在审理,对于网络暴力,自己不会妥协。

一波三折终宣判

2020年3月29日,青岛城阳区法院发布公告称,该院受理原告江秋莲诉刘暖曦生命权纠纷一案。

同年6月5日9时许,该案召开第一次庭前会议,刘暖曦方面无一人出席。同年11月20日,该案召开第二次庭前会议。江秋莲方共举证10组51项证据,提出索赔金额为203万余元。

2021年4月8日,江秋莲收到该案件的法院开庭传票。4月15日12时许,本案庭审结束。审判长最后宣布,双方分歧较大,将择期宣判。

等待8个多月后,江秋莲终于盼来通知,案件将于2021年的最后一天在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开庭宣判。

江秋莲本以为在案发5年后,终于可以等来结果。但就在宣判前一天,12月30日晚,江秋莲接到城阳区法院通知,因审判长(院长)突发疾病,明日开庭宣判暂时取消。

江秋莲心里瞬间有些不解。她曾前往审判长所在的医院,希望看望这名审判长,了解其身体情况。

好在,2022年1月4日,江秋莲再次接到通知,此案将在10日于青岛市城阳区法院当庭宣判。

2022年1月10日,江歌离开的1894天,江秋莲等来了期待已久的宣判。法院判定,刘暖曦合计赔偿江秋莲69.6万元。在法庭上,审判长认可了江歌无私帮助他人的行为,同时谴责了刘暖曦忘恩负义。

10日上午9时许,江秋莲缓缓走出法院,她说:“我尊重法院判决,我要去告诉江歌这个结果,妈妈做到了。”

当天,刘暖曦并未出席宣判,而是代理律师代为出庭。

10日上午10时许,极目新闻记者来到刘暖曦青岛住所。邻居表示,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刘暖曦一家了。“我们邻居也曾讨论过此事。”该邻居表示。记者按邻居提供的房号来到其家门,敲门后未获得回应。

继续等待15年

或许是终于等到了结果,江秋莲终于露出了笑容。

1月10日晚,江秋莲抵达北京与代理律师黄乐平会面。同时,她对外发布消息称,次日将举行媒体座谈会。

11日,江秋莲身着黑色外套、披着围巾,脸上带着笑容进入了会场。可以清晰地看到,江秋莲的精神状态已经较此前有了很大的改善。

江秋莲首先感谢了媒体和网友的关注和关心。

江秋莲表示,自己2018年1月12日从日本回国,在家待了两天后,便前往上海找律师。“到昨天1月10日宣判,差5天整整四年,很辛苦。”江秋莲表示,自己这四年从最开始找律师的整个过程都十分曲折,最后在好心人的介绍下认识了两位代理律师,才有今天这个结果,自己十分感谢两位律师。

对于判决结果,江秋莲表示了对法官的感谢:“感谢法官对江歌善良行为的认定。”但同时,江秋莲表示,自己对于判决金额并不十分认同:“我这四年为这个案子花费的都不止这么多钱,更不用说江歌的生命。”

江秋莲表示,10日宣判后,自己第一时间将判决结果告知了此前在日本帮助她的海外侨胞。

江秋莲在宣判前祭拜江歌

同时,她也前往江歌墓前为其朗读了判决书全文,并告诉江歌:“妈妈做到了。”

江秋莲庭审结束后在法院门口

宣判后需要考虑的便是执行问题。对于刘暖曦是否会进行赔偿,代理律师黄乐平表示,目前判决尚未生效,如果在生效后,刘暖曦没有在规定时间内履行义务,江秋莲可以申请强制执行。

江秋莲表示,自己仍在等待15年后,杀人犯陈世峰出狱的那一天。“等陈世峰回国后,我还将对他提起诉讼。”江秋莲表示。

永远的江歌妈妈

在江歌走后,52岁的江秋莲变得更加忙碌。她说,自己前半辈子只有江歌妈妈一个身份,后半辈子也是这样。

这些年,江秋莲开始学会了办公软件和使用社交媒体。一边江秋莲会定期更新微博和抖音;另一边她又会通过微信群联系媒体和网友;偶尔,江秋莲也会在公众号转发寻亲消息。

与此同时,江秋莲也开始练习“八段锦”,还学习文化知识。用她自己的话说,自己会坚持锻炼身体,多读书、学习文化知识,增强自己内心的力量。

而对于赔偿款如何支配,江秋莲早就已想好。江秋莲表示自己拿到赔偿款后,将全部资助失学女童。

“我是接受过社会帮助的人,我现在没有能力回报社会,有这个赔偿款就可以了。”江秋莲表示,之所以选择资助失学女童,是由于江歌身世。“我不希望有女孩子因为教育受到不公正待遇”,江秋莲称,自己希望女孩子也要有能主宰自己生活的能力。

“不知道70万能帮助多少孩子,但是能帮一个就是一个。”江秋莲表示,除此案赔偿款,其他网络侵权诉讼赔偿款她都会捐出。

事实上,这一笔赔偿款对于江秋莲来说,并非小数目。

近些年为了诉讼,江秋莲已经花费不菲。但她仍不希望将赔偿款用在自己的身上,而是希望自己亲手赚钱。

前些年,江秋莲开始学习电商带货。她从不避讳带货,但却劝外界不要因为同情自己而购买。

江歌离开已经1895天。江秋莲说,自己每一天都是为了江歌活着。

前半辈子,做江歌的母亲,她很幸福。后半辈子,做江歌的母亲,她很痛苦。时至今日,江秋莲仍不敢观看江歌遇难的相关视频、音频。

江秋莲说,如果可以的话,她只想要自己的江歌,只想要和江歌一起过平凡的日子。

来源:央视网

评论一下
评论 0人参与,0条评论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