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朵上的大垇

2019-12-02 14:47:03 李强

摘要:正是时候的风景,给大垇最迷人的面容。在这喧闹的凡尘,云朵上的大垇,是用来安放相生灵魂,也许是这里的一片青瓦,也许是这里一片琥珀黄的土墙,纵然一无所有,都是此生的安慰!云朵上的大垇,一入误终身。

题记:你从远方来 我到远方去,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天空一无所有,为何给我安慰?——海子

你是从远方来的吗?远在远方的风比远方更远,天空是破碎的风,为何单留一片云朵,让你从空中挂落?

我是去远方吗?心是最远的地方,为何行囊匆匆,遥远的路程经过这里,从此误我终生?

我喜欢大垇,念这个名字,想起男人旷达的胸膛。

还是那一道道熟悉的山梁,还是那温情的山坳,层层叠叠山路上,是云朵上的大垇。

多想纵情一片叶笛,在来看你的路上,飘飘荡荡,悠悠扬扬。惹得青鸟探看,竹风摇曳,又时鸣秋涧,浸淫在芭蕉野绿里。

多想采撷一抹蓼红,涂在青春的脸庞,妆成红花少年郎,踏着歌板,世人不识余心乐,就这样痴痴念念来到你身旁。

山路十八弯,一弯就是一个传说,一弯就是秋日的私语。在冬景胜春华的季节里,草在摇山里的风信,风在记着草的生日。脚步,在青山遮不住中超凡脱俗。就这样,一步一逍遥,一步胜春朝,踏进那云朵的大垇。

大垇古村,村舍三叠,排云而上,云深不知处。云浮大垇,山下,当年佛幡幢幢的隐龙寺似乎还有钟磬晓晨,山上,清一色的土坏房民居散落在山坡上。这山下秋阳挂林,山上秋云袅袅,人间仙境,天地随喜。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正是时候的风景,给大垇最迷人的面容。阳光一动不动,天风织起云边浪,飘围在山腰间。我像青草一样呼吸感触这里每一寸肌肤,云里看花,我仿佛听到花瓣生长的声音,风侧过竹篱墙,在新鲜的泥土墙上,埋藏着一粒种子的秘密。村北那山豁口,移石动云根,依稀传来当年纸浆姑娘汰洗声,引得天光月影共徘徊。

远上的石径,散落一些佛寺碑铭,摩娑这些碑铭,仿佛听到通往天空的摩谒语言,一直铺进幽长的小巷。印屐在过桥的横木上,惊醒在水里招摇的石蒲,云脚带路,我跟这契阔多日的大垇紧紧握手。

那吊脚楼的阿婆还在吗?是不是还在眺望远方的男人,从漫天星河里带月荷锄归,然后丢下一顶草帽,给你一个强劲的臂膀?是不是还在徜徉那个云横大垇的晚上,一曲多情的唢呐吹开你少女的心房?

不然,你心中的院落,为何还有一些花在高高的树上,一些果深深地埋在土里?不然,你又为何爱上层楼,年复一年看着陌上杨柳色?

那大门请茶的小月还在吗?花花格子的衣襻,浅浅端端的笑容,青青石板的门口,新火试秋茶,那一碗意犹未尽的山古佬,让我甜了心坎,醉了天边的云朵。而至夕阳下山,小月又汲山溪水,野果杂蔌腊肉飘香,又见炊烟起,辣子酒那股劲钻筋销骨,醉人赊月归。

小扣柴扉,欲说刘郎今又来,但在这云朵上的大垇里,早已不计来时路,阿婆吊脚楼的门环,阿月的笑语盈盈,都在这风月无边,都在这云的世界,而云又在虚无飘渺间。

许氏延脉的大垇,先祖栉风沐雨,从遥远的福建而来,择此而居,生死轮回岁月嘉禾。在这里,光阴就是一位高明的化妆师,它给那粗粝的土坯房以高古的基调,又给茅檐低小燕子回巢。那些静守大山深处的老人,挺起粗犷的胸膛,粗衣素布,淡饭清茶,黄发垂髫与云相守一生,到底是为什么?是一场重复祖先的生命修行,还是要让远足的后代能找到回家的路?或者,或者是让尘世的我们在这里驻足仰望,在这云天高端,感受一份光阴的回暖,生命的本真!?

佛惧因,众惧果。在这喧闹的凡尘,云朵上的大垇,是用来安放相生灵魂,也许是这里的一片青瓦,也许是这里一片琥珀黄的土墙,纵然一无所有,都是此生的安慰!

云朵上的大垇,一入误终身。(供稿:江枫)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