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光里的老人

2019-12-20 15:39:48 李强

摘要:  愿时光温暖,古人不散。  老人喜欢在这样的季节里,搬一张凳子,静静地坐在院中晒着太阳,阳光下的老人,显得越发的精神。  生命的远途,留不住的就是时光别离的错落,岁月,就会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依一抹浅香于心间,看年华向晚,闻花香送暖。

站在季节的深处,  

低眉一抹浅笑。  

任心语低吟浅唱,  

思念的诗,都住在远方。  

愿时光温暖,古人不散。  

深秋的季节,有这么一缕暖暖的阳光是多么的奢侈啊,暖暖的。  

老人喜欢在这样的季节里,搬一张凳子,静静地坐在院中晒着太阳,阳光下的老人,显得越发的精神。  

七十多岁的他,从年轻的时候就是又当爹又当妈的抚养着自己四个孩子长大,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不仅是一种肉体上的辛苦,更是一种精神上的磨难,可是他却不那么认为,在旁人眼中,他每天依旧面带微笑,乐观的生活着。  

从小到大,他都很喜欢我,二爷爷虽然不是自己的亲爷爷,可是待我却亲孙女般亲切,他也很喜欢和我说说话,每次回家的时候,我都会第一时间跑去他家玩,他都会拿出平时连自己都舍不得吃的小零食给我,每当这个时候,我都很强烈的拒绝,可是即使我再怎么推脱,他都会说:“爷爷这里还有很多,你就放开肚皮吃吧。”院子里的柚子树、橘子树也是我们游戏的天地,到了果子熟透的时候,爷爷总是第一时间拿给我尝尝,甜甜的酸酸的,味道好极了,心想:这样美好的时光如果能一直都在那该多好啊。时光慢点吧,我还要一直听着爷爷的故事长大呢。  

暖暖的阳光出来的时候,爷爷总喜欢把整个小院晒满,那一床床干净素雅的被子,迎着风飘荡起来,看起来多么的像一只只可爱的蝴蝶啊,每每这时,我都会在小院里跑起来,嘴上喊着:“抓蝴蝶了,抓蝴蝶了”,身后总能传来爷爷铃铛般的笑声,笑声、脚步声浸满了整个小院,也传遍了整个村落。跑累了,爷爷又开始给我讲他那百听不厌的故事了,最后总不忘说一句:“丫头,你可真是爷爷的开心果啊。”  

二爷爷的儿女都出去打工了,只有儿媳妇在镇上开了一个小店,从嫁过来的那天起,她就对二爷爷不满意,各种刻薄的话语都曾对二爷爷说过,她的自私、泼辣在整个村子里传遍了。我们也时常安慰爷爷说:“自己过好自己的就好,别去理她,”每每这个时候爷爷总是说:“养了个儿子,多了一个敌人,是自己教育不当啊!”虽然心里有很多的怨言,可是挂念孩子之心一直都有,平日里,爷爷也喜欢种点菜园,种点花生、番薯之类的农作物,到了丰收的时候,他必定会给每个儿女准备一些,让他们带回去,即使儿媳妇现在对他依然不理不睬,可爷爷依旧给他们准备好,很多时候我就不懂,为什么婶婶对你这样,你还这样惦记他们呢?爷爷似乎看出了我心里所想,他告诉我:“孩子,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我儿子,作为父母的我们,不管他们犯过怎样的错,都应该去原谅,媳妇对我怎样我也无可奈何,可是我得做好一个父亲该做的啊,这是一种责任。”那个时候的我,开始对“责任”这个词有了一点点的理解,渐渐地,在和爷爷的闲聊中,我也长大了。  

也许是二爷爷的善心让一直苛刻的媳妇稍有悔改,这几年来,婶婶也开始会和二爷爷说话了,平时二爷爷蹬个脚踏车去上街遇到了她,她也会表面上热情一把,从这开始,爷爷待婶婶更好了,隔三差五就给婶婶送柴火、送粗菜,虽然她依旧不会喊他爸爸,可老人家心里高兴,对于乡下的人来说,老了终究还是需要儿子媳妇来送终,这种亘古不变的传统思想就这样紧紧束缚着乡下的每一个老人,包括二爷爷,都说命运善妒,上天总是吝啬赋予世人恒久的平静,总是猝不及防地把人一下子塞进过山车,任你怎么恐惧挣扎也不肯请一停下来,非要把刚要开始圆满的颠簸成支离破碎的,身体健康的他突然有一天就病倒了,诊断结果是肝癌晚期,此时儿女都不在身边,他首先想到的是媳妇,电话打了一遍又一遍,可对方都没人接听,躺在床上动弹不了的爷爷多么希望媳妇看到了这么多的未接电话能够给他回复一个,可是一整天都过去了,手机始终没有响起,爷爷的病情日益恶化,到了无法进食的地步,邻居给他儿子打过电话了,告诉他赶紧回来,可听到了这个消息后的儿子也磨蹭了两三天才赶回来,看着曾经高大健壮的父亲如今骨瘦如柴的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眼眶也不由自主的红了,父子两四目相望,似乎都有很多很多话要说,可是谁也没有先说,直至媳妇的斥责声打破了彼此的寂静,“你回来也不知道来帮下忙是吧?有什么看的,赶紧去洗完衣服,弄好饭,我还要回店里做生意呢!这几天耽误了我多少活啊?好死不死的,这不是连累别人吗?”说罢转身就拉着儿子离开了爷爷的床榻,爷爷一个人孤零零的躺着,两眼望着天花板,泪水打湿了他的眼眶,顺着他那干瘪的脸颊流了下来,浸湿了头下的枕巾,他很想大声痛哭,可是病魔让他连最后的呼吸都显得如此费力,他哪来的力气去大声哭泣啊?就这样泪水像断了线的珍珠,一滴又一滴地划过他那只剩皮包骨的脸,直到这一刻他才彻底的明白了:无论自己多么努力,迷路了的亲情还是无法找到回家的路。多么的不堪入目,物是人非,时间到底是怎么了?曾经的骨肉相连,到如今的冷眼相待。时光里最后的老人该有多么的失望啊。  

爷爷的病越来越恶劣,双眼也只能微微的睁开着,床榻前,女儿们都呜呜地痛哭,唯独儿子、媳妇镇定自若,爷爷看着如今都长大成人了的孩子们,脸上露出了丝丝微笑,慢慢地也闭上了眼了,临终前,他依旧还没和儿子说过一句话,而这一闭眼就再也没醒过来了,爷爷走了,原本就忙碌的人们依旧每天不停歇的忙碌着,只是茶前饭后多了许多的叹息,大家都说:“多么好的一个人,怎么就这么快就走了呢,太可惜了。”时光能够带来的痛苦,也能大家淡化人们的记忆,渐渐的爷爷的身影也离开了人们的闲聊中了,大家依然如旧的生活着,当我再次回去的时候,我再也见不到那熟悉的身影了,我驻足停留在他曾经居住的小院外,脑海里一直在浮现着那些与爷爷相依相伴的画面,似乎还有那铃铛般的笑声、那欢快的脚步声传出小院,只是笑声渐渐的在变弱,再变弱,最后不管怎么努力都听不到了。就这样爷爷在时光里悄悄的走了。  

岁月翩跹人知否,花开雪融又一秋。时光你再慢一点,容我细细体味那些阳光洒满小院的时光的味道,那些同时光里的老人一起走过的岁月,那些只有两颗心惺惺相惜的流年,那些温暖的时光里的老人的故事。  

生命的远途,留不住的就是时光别离的错落,岁月,就会这样一点一点的流逝,依一抹浅香于心间,看年华向晚,闻花香送暖。给时光一个浅浅的回眸,给自己一份微笑从容。沉淀,馨香,念起,温暖。而时光里的老人一直都不曾老去。

(供稿:谢小娟)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