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秋文节杨万里

2020-01-09 16:43:33 李强

摘要:杨万里从公元一一五六年被授予赣州司户参军,开始步入仕途。杨万里的家学渊源,传自他父亲杨芾,经杨万里再传之于后。回乡十五年,杨万里身在故土,心怀天下。公元一二〇四年,也就是七十八岁那年,杨万里淋疾发作。

公元一一九二年九月。一艘乌篷船在吉水白沙渡靠了岸。船停稳,下来五六个旅客,男女老少,一个个衣冠整洁。其中为首的,是个年逾六旬的长者,他面容清瘦,精神矍铄。江东转运副使杨万里,完成了他三十六年的官宦生活,带着他的家眷,告老还乡了。

杨万里从公元一一五六年被授予赣州司户参军,开始步入仕途。三十六年的时间里,职务不断变迁,陆续辗转于江西、湖南、浙江、江苏、和广东之间,或在朝,或在野,宦海沉浮,奔波一生。任职期间,他中途曾多次返乡。父亲杨芾去世,继母罗氏去世,他都分别回乡守孝多年。而这次,将在故乡终老了。

上了岸,他回首望着身后碧波荡漾的赣江,再抬头远眺峰峦黛黑的大东山,不觉心潮汹涌。

夕阳西下,杨万里携夫人家小,看到了家乡屋顶袅袅的炊烟。湴塘村口,南溪桥上,族人们已经等候多时。少小离家老大回,杨万里内心充满了感激。

南溪是湴塘村口的小河,由西向东绕村而过,最后注入赣江。九曲十八弯的南溪,游鱼、细石、水草,构成小溪特有的风景。清澈的河水,有时脚步匆匆,有时慢条斯理,浇灌着湴塘的千亩良田。

杨万里驻足在风雨亭里。桥边,荷香阵阵,垂柳依依。“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他又想起了那首《小池》。一一七六年夏初,杨万里在乡“待阙”,与诗友们互相唱和,《小池》便是其中的灵感之作。快呀,一晃,十六年就过去了。

杨万里回来了,他回来的时间是在秋天,荷已凋,梅未现。一抹秋阳夕照,故乡永远是温暖的。

终于到家了。杨万里和夫人罗氏一起,亲自动手,把老屋重新收拾干净,开始他的家居生活。

南溪水北面约200米的北山脚下,有一简陋住宅,就是杨万里的家。这所住宅是他三十三岁那年所建。罗大经在《鹤林玉露》里是这样描述的:杨诚斋家的房子是土筑墙,就像农村人家里的普通房子,仅能避风雨,他们一家三代都没有重新扩建过。庐陵州守史良叔离任时,曾将杨长孺父子的住宅绘图呈报给宁宗皇帝,皇帝看后,大为叹服。杨万里祖上没有房屋田舍,其父杨芾以教书为生。据周启成的《杨万里和诚斋体》一书记载,公元一一五八年(绍兴二十八年),杨万里用自己的积蓄和父亲多年教书的薪资,回故乡修建住宅,并植下一棵罗汉松。旧居东边,筑一舟状小书斋,取名“钓雪舟”。书斋门楣上方,刻着光宗御赐的“诚斋”二字。他在《钓雪舟》一诗里,这样描述:“青鞋黄帽绿蓑衣,钓雪舟中雪正飞。归自严州无一物,扁舟载得钓台归。”唐代诗人刘禹锡在《陋室铭》里说:“斯是陋室,惟吾德馨。”杨万里就是最好的注脚。

陋室不陋,因为有传家宝在,这个传家宝体现在杨万里的家风家教里。

杨万里老宅东南两华里,有座云际古寺。寺院建于北宋真宗年间。寺内有个书院,杨万里的曾祖父杨希开、祖父杨元中出资兴办学堂,教育杨氏后人。抗金名将杨邦乂就是在这里接受启蒙的。南溪河畔,仅宋代,就涌现了杨邦乂、杨再兴、杨万里等爱国爱民的文武俊杰,并非偶然。

杨万里八岁丧母,从小跟随教书的父亲杨芾在外流离。父亲鼓励他钻研儒家经典,学习韩愈、欧阳修、黄庭坚等大家的作品。还亲自带他去拜访一些有学问、有节操的前辈,如张浚、胡铨、张九成等,让他拜学识渊博、为人正直的名人王庭珪、刘安世、刘廷直为师。

杨万里的家学渊源,传自他父亲杨芾,经杨万里再传之于后。

花草树木,历来是诗人的最爱。“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东晋大诗人陶渊明归隐家乡,便与菊花为伍。杨万里回乡后,次年春,在他家东面百步之遥的山坡下自辟了一个花园,取名“东园”。杨万里亲自动手,垒假山,砌小池;池中建凉亭,种荷花。还在园中开辟了九条小径,将红梅、海棠、芙蓉、江梅、桃、李、菊、杏、桔等九种花木各植一径,取名曰“三三径”。

东园建成,杨万里便在此间吟诗作赋,赏花品茗,潜心研究学问,过起了陶渊明式的浪漫生活。在一首名为《癸丑正月新开东园》的诗作里,他这样写道:“长恨无钱买好园,好园还在屋东边。周遭旋辟三三径,只怕芒鞋却费钱。”可见,他内心的欣喜。

古代读书人,讲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可是,杨万里已经回乡养老了,现实让他无法实现“治国、平天下”的抱负,只有转而静心“修身、 齐家”。他需要清静,很想闭门谢客,可是,人活在世上,哪里那么容易?尤其那些和他一样,归隐泉林的文朋诗友,彼此更加难以忘怀。

公元一一九四年(绍熙五年)农历三月三,老朋友周必大来到杨万里家登门拜访。他看到杨万里家非常简陋,唯有东园让人耳目一新,作诗唱和道:“杨监全胜贺监家,赐湖岂比赐书华。回环自斫三三径,顷刻常开七七花。门外有田聊复腊,望中无处不烟霞。却惭下客非摩诘,无画无诗只漫夸。”

宰相亲自登门拜访,杨万里非常感激。当即步其韵回诗一首《上巳日周丞相少保来访敝庐留诗为赠》:“相国来临处士家,山间草木也光华。高轩行李能过李,小队寻花到浣花。留赠新诗光夺月,端令老子气成霞。无论藏去传诒厥,拈向田夫野老夸。”

周必大家住吉州永和,相距不到百里。那一次,杨万里回访周必大家后,两人乘船从永和顺水而下,来到文峰山山脚,看到文峰山尖耸如笔,杨万里脱口而出:“笔峰插霄汉,云气蘸峰茫。时时同挥洒,散作甘露香。”曾经官居宰相高位的周必大,对杨万里的诗才大为叹服。杨万里个性刚直,使他在官场没有更大的空间,让人惋惜。可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在文学上的成就,周必大却望尘莫及。以至于大家退下来后,杨万里的社会影响力比他更大了。看来,自古文章传千秋,唯有精神的,才能穿越时空,散发出无穷的力量!

回乡后,虽远离了官场,却更加接近了民间。杨万里时常跑到田间地头,亲身体会农人的艰辛。虽然他自己不种地,可他知道“民以食为天,国以民为本”这个道理。

在一个夏季,连月未雨,南溪河都干了,田地里的禾苗被晒得病恹恹的。杨万里在田埂踱来跺去,自言自语,吟诵起他那首《悯农》:“稻云不雨不多黄,荞麦空花早着霜。 已分忍饥度残岁,更堪岁城闰添长。”他心里焦急呀,他为农夫们的生活而焦心。

中国古代知识分子历来就拥有家国天下的情怀,他们“位卑未敢忘忧国”,往往被后人称道。从杜甫的“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到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再到杨万里心忧天下苍生,莫不如此。回乡十五年,杨万里身在故土,心怀天下。年纪愈长,身体愈差,忧心愈重。

公元一二〇四年,也就是七十八岁那年,杨万里淋疾发作。接连三年,病魔一直折磨着这个古稀老人。直到第三年春夏之交,病情才稍微有所好转。他拄着竹杖,颤颤巍巍,在东园散步。雨过天晴,春光正好,他似乎忘记了自己是患病的老人,写下《初夏病起,晓步东园》两首,其中一首是这样写的:“病起乌藤强自扶,三三径里晓晴初。莺声只在花梢近,行去行来不见渠”。

接着,他又整理了归隐故乡后的诗作,共六百余首,合成《退休集》。连年病痛,让他感到自己来日不多,忧心日甚。四月底,向皇帝写了《遗表》,千言万语,耿耿忠心,这是杨万里向朝廷做最后的倾诉。

鉴于他的身体状况,罗夫人要求儿孙对外面发生的时政大事特意隐瞒,不敢告之。

宋金和议数十年,仍然暗流汹涌,双方虎视眈眈,随时都有爆发大规模战争的危险。

在南宋朝廷内部,一直存在主和派和主战派之争。杨万里他们主战,但他认为一定要先厉兵秣马,做好万全准备,一击则中,收复河山。当时掌权的宰相韩侂胄,他是靠福荫入仕的皇家外戚,既无文采,也无军功,完全是靠裙带关系上的位。《宋史·杨万里传》记载,韩侂胄当宰相后,不可一世,他搜刮民脂民膏,盖起了一座富丽堂皇的私宅,取名为“南园”。韩侂胄知道杨万里在文坛享有崇高声誉,就托人请他为南园做“记”,并许以中书、门下省的高位。杨万里坚决拒绝,说,我宁愿丢官不做,也不会作这个“记”。可见,杨万里对这个宰相大人是多么不待见。

公元一二〇六年(开禧二年)五月初五端午,杨万里感觉情况稍好。儿孙们都回来了,他心情不错,听从家人劝告,没有饮酒。饭后,翻阅白居易的《香山集》,写下了人生中最后一首诗《端午病中止酒》:“病里无聊费扫除,节中不饮更愁予。偶然一读<香山集>,不但无愁病亦无。”

五月八日。杨万里病情突然加重。族侄杨士元匆匆回来,告知了韩侂胄对金冒险用兵最后失败的消息。杨万里听后,失声痛哭,马上叫人拿来纸笔,写道:“韩侂胄奸臣,专权跋扈目无皇上,轻易动兵残害人民,阴谋危害国家。我的头在此,却落得个报国无路,惟有一个人孤独忧愤!”又写了十四言留别妻子,写完,把笔猛地一扔,倒在桌前,溘然而逝。享年八十岁。

杨万里是诗中泰斗,他的创作独树一帜,形成特有风格的《诚斋体》。

杨万里是清廉楷模,他一生从政36年,为民族存亡,为苍生疾苦,大声疾呼。

“文章足以盖一世,清节足以励万世”,明代大学士解缙的评价,是对杨万里一生最好的褒奖!

开拓进取,不断创新;廉洁奉公,为国为民。这是中华民族数千年来传承的不朽精神,是新时代实现中国梦的源源动力!

(供稿:庄晋玲)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