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下三伏天

2019-08-12 09:53:43 李强

摘要:

我身体肥胖,最怕过三伏天。晚上醒来一身汗,像睡在蒸笼里,翻来覆去休息不好。白天太阳炙烤,浑身的汗孔张开了,汗腺开足马力,身上形成无数条“河流”。好在有了电风扇,有了空调,可以躲在屋子里。

想起小时候,在乡下,没空调,也没有电风扇,那真是难熬的三伏天。衣服贴在身上,热得受不了,就去村外的小树林。小树林里聚集了很多人,摇着扇子聊天。有时候和小伙伴去河里洗澡,一跳进水里,身上马上感到凉丝丝的,尽情地享受一番。

劳作的人们在田里锄禾,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不停地擦汗。田野上有风,就可以与炎热对抗;没有风就把草帽摘下来,挥动草帽扇风。

我们口袋里装着糖精。糖精是从小卖部买来的,颗粒状,两分钱一包。我们把两三粒糖精放进瓶子里,到井台上装一瓶井拔凉水,摇晃均匀,就变成了凉凉的、甜甜的饮品。

乡村的夏夜,妇女们拿着扇子,三五成群地坐在巷子口闲聊。有的顺便把孩子抱出来,铺一张凉席,让孩子在地上睡。直到没那么热了,才回家去。

我常常爬到房顶上睡觉,或者抱着凉席去打麦场上。房顶上凉风习习,仰望着满天星斗,听着邻居家细细碎碎的声音酣然入睡。如果在打麦场上,小孩子在一起耍闹,直到困了,在皎洁月光下、在唧唧虫鸣中渐渐睡去。半夜里被尿憋醒了,起来撒尿,能听到远处的柴油机声哒哒不止,浇地的人们拿着手电筒在田野上穿行。

天色微明,人们趁着凉快去田里劳动。到了上午,热浪卷土重来,人们手搭凉棚向天空瞭望,期盼下一场雨。哪怕是刮一场风,也能凉爽一阵儿。田里的禾苗打蔫了,人们忙着浇地,既花钱,又费力,更是渴盼着大雨从天而降。

雨还是在期盼中轰轰烈烈地来了。午后的天空乌云翻滚,渐渐有了风,继而雷声大作,雨水啪嗒啪嗒落下来。雨越下越大,渐成滂沱之势,浩浩荡荡地流到大街上,大街变成了临时的河床。人们纷纷站在院子里,伸开双臂,似乎在奔赴一场盛宴,又像是一场惬意的狂欢,集体享受着清凉的天浴。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