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鉴赏】白露

2019-09-03 08:43:20 李强

摘要:

七月,火一样的云霞沸水般流过去;渐渐地,八月又立了秋,天气转凉。一场湿透地底的秋雨过后,仿佛一夜之间,漫山遍野的叶子甚至连墙角边的杂草也一起真正地变成了橘黄色。松松垮垮的斑马绿,已日渐无法覆盖住土黑土黄的地皮了;草黄草黄的叶片上,滚动着晶亮晶亮的雨珠……

入秋以后,九月的早晚:凉风有信约细雨,秋月弯弯钩白露。

白露来了,渐渐地日短夜长起来,气温也伴随着一夜秋雨一阵凉而开始快速下降。“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与白露有关的,不光古人《邶风-蒹葭》的诗句是美的;而且九月的空气里,一到夜晚,白日里聚集的水汽便常常趴在花草树木上面凝结成白色的露珠,是为白露美景。想那河边的茂密芦苇丛,颜色苍青,蒹葭苍翠和芦苇茫茫一片;想那晶莹透亮的露水珠已凝结成白刷刷的浓霜,那微微的秋风送着稍许袭人的凉意,那茫茫的秋水泛起浸人的寒气,白露晶莹且明亮;想那心心念念魂牵梦萦的人儿呀,你就在那水一方——在那水一方呀水一方;秋水共长天茫茫一色,仿佛伊人的身影就不停地晃动在水中央,想那翘首思盼的诗人望穿他那一汪秋水,一个劲儿地张望——只能远远地一个劲儿地张望……于是,在九月的秋日,白露这个尚且还带温暖的节气之名便由此而来。

而今,隔着几千年的时空,乘万里长风,金灿灿的高阳在雨后一路欢歌,撒在一双双裸露劳作的手臂上;流泻出的,全都溢满了九月的白露里、黄澄澄的玉米稻谷那醉人的芬芳。(供稿:吴春萍)

返回顶部